【跟着公号学诗词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

  说起唐诗,除了李白杜甫的名篇,如果要你再背出一句来,那么脱口而出的想必是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吧。也许有人忘了诗的作者是王之涣,忘了诗名叫做《登鹳雀楼》,但是这二十个字的诗肯定不会有人忘记。

  纵然李杜诗篇万口传,唐诗更是不计其数。可是王之涣作诗却十分“吝啬”,存于《全唐诗》中的仅有六首。当然就这六首,便足以传世。而这六首之中,今天我们要学习的《登鹳雀楼》又是精华中的精华。

  王之涣此诗前十字穷极楼高。首句白日二字,状写旷野落日之景,历历如绘;次句言视远可见黄河贯山入海,写得景象壮阔,气势雄浑,十字已敌畅诸所写的《鹳雀楼》全诗,而此乃登斯楼二层所见,则楼之高可以想象。

  三四两句,诗人用洗练精辟的语言,饶有理趣地阐述了“如想望远须得登高”的浅显而又深刻的道理,从而成为千古传诵的格言警句,向来被人们视作追求崇高精神境界的象征。

  清代诗人沈德潜曾指出:“此诗四语皆对,读去不嫌其排,骨高故也”。特别是三四两句,系流水对,一气贯注,尤觉厚重有力。

  诗宝,你可别小看这短短二十字绝句。宋人沈括在《梦溪笔谈》里就说了:“鹳雀楼留诗者甚多,唯李益、王之涣、畅当三篇能状其景。”可见此诗之妙呀!对了,沈括文中的畅当,据1979年版的《唐诗别裁集》卷十九校记所考,应作畅诸。

  现在的鹳雀楼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鹳雀楼了。诗中的鹳雀楼在唐代曾是登临胜地,可惜后来被河水冲没,现在的鹳雀楼也只是后人所翻修的。

  诗宝,我再给你讲个王之涣的小故事:说有天王之涣、高适、王昌龄三人一起喝酒,有几位梨园伶人也在唱曲。于是他们约定以伶人所唱各自作品的情形来比比谁的诗更好。

  在听完王昌龄的两首绝句及高适的一首绝句后,王之涣不以为意,指伶人中最美的一位说,其他人唱的只是“巴人下里之词”,等她唱时一定是“阳春白雪之曲”,果然这个伶人唱的正是他的《凉州词》。

  大师姐:此诗看似明白如话,朗朗上口,但却是非常巧妙地用了流水对,化匠心于无形,非大家不可为也。

  恋恋花魂去,孜孜夙愿藏。一荷亭立欲飞扬。快意江湖,快意月苍茫,百度关键词排名优化小技巧!,快意御风挥剑,未惜着红妆。

  明天学的是《盐州过胡儿饮马泉》,我们一起去看看李益面对收复的国土会作何感慨。